操纵不住暴走,就给他一颗糖的孩子,最后会变

更新时间:2018-11-26

万圣节那天,我发了条友人圈,配图是CC前夜讨来的各种糖。

万圣节已过近一个月,CC除了头多少天愉快的每天想着要吃两块,再之后,糖盒子便又一如昔日的被当作装饰品摆设在她房间了。

假如是C爸开车,我还有100种可能哄她的方式,但当下的情况——所有的招数都用尽之后——我说,CC,妈妈这里还有其余好吃的,仿佛有颗糖唉,你要不要?

1岁多我径自带她出门,我前座开车,她后座独自坐保险座椅,途径遥远,走到一半她失了耐心,哭闹着挣扎。

我讲故事、唱歌、吸引她的留心力,她跟着笑一会儿,笑完又闹。

教子是关上门的功课,在公共场所来硬的,对孩子是侵害,对别人是妨碍,切实hold不住的情形下,你会不会决定妥协?

它们原来长这样:

我清理时,整整3/4盒子,都是去年讨来的糖果,不过,都已过期了。

过时的巧克力长什么样,你见过吗?

如果评选当妈之后最让你觉得汗颜无地的一件事,那一定跟娃在外人面前的暴走有关。

糖,便是我最后的武器。

我会。

今年万圣节前夕,我给CC准备讨糖工具——也就是往年的南瓜灯时,我见到了。

递给她,一路安稳。

但老话说:关门教子。

但我没说的是,去年万圣节讨来的糖,最后都怎么样了。

谁能想到CC1岁多的时候,每当在民众场合CC暴走,我用尽办法都不奏效时。

标签 孩子 公众场合 公共场合 暴走 糖果

1-2岁那个阶段,这是我最终的杀手锏,没了它,好似出门都没了底气。

而后我又递给她一些零食,消停一会儿,又开始!

我悉数扔掉,凌空盒子,连续用它讨了今年的糖。

自从CC有了自己的思维,一言不合就学会发性情之后,我的兜里、包里、车里,永远有糖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免费资料大全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